也許你曾在街頭上看見過他們的身影。他們不同於那些用單車代步的人們,緊身衣、頭盔、手套、騎行眼鏡,一個都不能少。當這樣全副武裝的他們經過你面前時,你可能會笑:在廣州市區踩單車,用得著這麼誇張嗎?但你可能難以想象的是,他們胯下的那兩個車輪,到過了不少你雙腳都難以踩踏的地域。
  他們熱愛單車,熱愛越野,熱愛冒險,他們叫“劈山組”車友團,他們想在山嶺中用單車劈開一條路。
  緣起:單車俠侶的愛情騎行
  劈山組,乍聽名字,還以為是哪條道上的組織,霸氣側漏。被車友親切稱為“蝦叔”的梁夏是這個團隊的創始人。據他介紹,當時一群人經常相約去郊區的大小山頭踩單車,所以想要個響亮的名字。“說是去騎車,不夠氣勢,就想到用‘劈山’這個口號”。
  認識梁夏的車友們都知道,他有個志同道合的好太太“蜜蜂”。梁夏和太太兩人青梅竹馬,從2007年開始就一起騎車,一起去看比賽,到自己也去參加比賽。說起騎車的原因,“就是因為禁摩”,蜜蜂回憶道,當時她和梁夏住在黃埔,在大學城附近上班,禁摩之後感覺交通變得不方便,於是開始用單車代步。
  梁夏有個叔叔,經常會騎著自行車四處去游玩。受他的影響,梁夏也決定嘗試用單車來旅游。他和蜜蜂的第一次騎車游是到順德樂從,那次來回騎了五六個小時,算是一次小嘗試,但卻讓他倆都愛上了單車這項運動。從此,單車不再是代步工具那麼簡單了。“走路覺得太慢,開車又覺得風景一下就過,騎單車感覺剛剛好”。事實上,眾多車友熱愛單車,就是從適宜的速度開始的。
  小兩口愛上單車運動後,聽說筲箕窩有一班單車愛好者在那裡比賽,兩個人就衝過去想觀戰,卻沒找到地方,原來單車賽的地點是在山裡頭。摸清情況後,他倆又去科學城看單車公路賽。幾次觀賽後,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車友,還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許多單車知識。2008年1月,梁夏和蜜蜂第一次參加山地車賽,雖然沒能取得好成績,回憶起來,蜜蜂稱就只記得當時很冷,但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單車運動,並開始了與梁夏一起,用單車書寫雌雄傳奇,四處比賽。
  比賽:更看重體驗與風景
  梁夏說,四處去參加比賽,看中的是當時的體驗和當地的風景,名次什麼的都不重要。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,夫復何求。去年11月,老虎跟隨著梁夏夫妻檔去張家界天門山參加比賽。十幾公里的路程,卻有99道彎,老虎說轉到頭都暈了,但一路的風景和藍天白雲,讓人能忘卻疲勞。說起看風景這事,蜜蜂笑稱,隊里的男人都是在拼速度,沿途都不怎麼欣賞風景。梁夏則笑著反駁道:“我們不是不看,是到了山頂才看。”
  比賽並不重要,但既然取名叫劈山組,自然也有敢於冒險的一面。“我們一開始玩的是刺激,穿越之類的”。據梁夏介紹,所謂穿越就是到沒有開闢道路,也沒有信號的山裡去騎車,從一個山頭騎到另一個山頭,真正是用單車開闢出一條道來。“只有大方向,連地圖都沒有”的這種刺激吸引了更多人加入了劈山組。
  梁夏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南昆山騎行,早上進山,下午天氣突變,下起了暴雨,建在山腰水壩的水溢了出來,漫過了去路,在沒有信號的情況下,一行人只能靠著微弱的單車尾燈慢慢趟水走下山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梁夏特別強調騎車的安全性,要騎行穿越,頭盔手套眼鏡,一樣都不能少,隊員也要技術過硬才會帶他們去劈山。
  當隊里一些女生爬坡遇到困難時,隊里的男隊員就會幫忙在背後推一把,遇到分岔路,隊員們也會互相等待,互相幫助,共同剋服險阻的山路,隨之而來的,是難以取替的成就感。每當說起這些穿越經歷,坐在梁夏店里的車友們就開始七嘴八舌討論個沒完。
  樂趣:說走就走的周末出游
  說起近年來很流行的單車旅行,車友晨曦說,並不是為了騎單車而去旅行,而是單車已經融入了他們的生活。“可以說是,想到要去旅游,就自然會覺得應該選擇騎車這種方式。”
  在劈山組裡,不少人都有騎行旅游的經歷。像蜜蜂的閨蜜阿LU N,就曾經騎著小摺疊在東南亞騎行了大半年。反倒是梁夏和蜜蜂,因為開了單車店,現在通常都只能在周末出游,或跟車友們一起去大夫山、龍洞等周邊游玩。
  而單車又是如何融入到車友們的生活中的呢?老虎說,上個月車友們突然想吃海鮮了,十幾個人的車隊就浩浩蕩盪騎著去南沙十九涌,吃飽喝足後,玩個半天再慢慢騎回來。又比如上一周,有組員提出,想用梅菜做菜,惠州梁化的梅菜出品最好,於是大家採用“4+2”的模式(汽車+單車),到梁化去買了幾大箱梅菜搬回廣州。
  “喜歡劈山組,就是喜歡這種大家一起單車出游的感覺”,車友晨曦總結道。
  圈據點
  不劈山時 他們喜歡去濱江東吹水
  平時的工作日晚上,只要你經過濱江東那家叫“單車道”的小店門前,或許能看到這麼一幕:幾個車友正在細心地拿著抹布和洗車液擦洗著愛車。而店裡頭,有的車友在擺弄著新配件,有的則和老闆坐著喝功夫茶。這家小小的鋪面,是梁夏夫婦於2008年年底開張的。
  十幾平方米的狹長街鋪,塞滿了各類單車和相關用品。走到店裡頭,還能看到掛著劈山組的旗幟和劈山組的毛筆字帖,再往裡一點,數十張單車賽的參賽號碼牌從天花板上垂吊下來。這些都記載著梁夏和蜜蜂騎單車的歷程。在這間小小的店鋪里,它承載的不只是梁夏夫婦對單車的愛,還有一班車友的熱情。
  劈山組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,有白領有學生,有公務員有老闆。開這麼一個小店,梁夏稱,主要是想成立一個平臺讓車友們交流,大家有空的時候能約出來一起去劈山。因此,單車鋪開張之時,劈山組亦正式成立。自然而然地,這個小鋪就成了眾車友的聚腳點。
  “有時下課後沒什麼事乾就騎車過來跟大家聊天吹水,反正老闆不收我們錢”,大學生老虎就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梁夏,成為了單車道的常客之一。“這個老闆好啊,不會老叫我們買東西,進來光是吹水都沒問題。”
  而老虎來到這個小店後,經常與蝦叔(梁夏)“爭辯”他所喜歡的“死飛”單車(沒有剎車,組裝簡單的單車)。在老虎看來,“死飛”其實並非如外界想象的那般危險。“沒有危險的車,只有危險的人”,老虎一直這樣說。但梁夏還是希望引導年輕人安全騎車,“我不是抗拒死飛,只是有些人使用不當。”
  圈裡熱點
  老爸老媽加了微信朋友圈後
  “你爸媽能看到你的朋友圈嗎?”作為80後、90後的父母,50後、60後都趕上科技的好時光,用上了智能手機,並開始紛紛加入微信朋友圈的熱潮中。“來,加我一下嘛”,有一天,媽媽拿著新買來的手機,笑嘻嘻地叫你教她如何用微信並要求互粉,你心裡卻是“咯噔”一下,“看來又得分組了。”
  今年3月,有一家網絡公司曾做了一份樣本數為1700多份的調查問卷。其中介意爸媽攻陷朋友圈的占34.29%。有30 .96%的受訪者表示,加了父母會儘量減少更新或不更新朋友圈內容,而有12 .44%的網友表示會默默拉黑。
  “拉黑容易被髮現也不厚道,分組才是王道。”來自江西的李小姐在研究生畢業後就一直留在了廣州。自從媽媽有了微信後,兩人的交流頻繁了許多。“以往可能是一個禮拜打一兩次電話,現在晚上都會發微信問一下我情況。”對於媽媽在朋友圈刷諸如如何養生,如何找個好男人(在單身的李小姐看來,這頗有點逼婚的意味)這一類的文章,李小姐表示,看後忽略就好。而致使她要把爸媽軟性屏蔽在自己朋友圈的分組外,是因為不忍爸媽關心太多。
  “一開始加了媽媽還沒覺察到,生活和工作上遇到什麼不順心的,都習慣在朋友圈吐個苦水”,只是沒想到朋友圈發出不夠10分鐘,還沒換來朋友的安慰,就等來了媽媽的慰問電話,做了一通“自己過得還不錯,只是遇到點小挫折”的安撫工作後,媽媽才稍微安心地掛線。“有時候在朋友圈吐槽只是發泄,頗有點無病呻吟,但爸媽卻會很擔心”,為了讓父母安心,李小姐只好把父母單獨分到一組,偶爾發發開心的生活狀態讓父母來點個贊。當然,李小姐也得偶爾在父母親發的朋友圈裡點贊,不然爸媽也會鬧彆扭,覺得孩子不關心他們。
  “生活基本情況會給他們看,小情緒就發分組不給看了”,大學生小魚解釋道,最怕父母看到自己有情緒就過來問,解釋起來很麻煩。“有時候跟男生拍個合照,他們都會來問是男朋友嗎?”雖然家就住在廣州,但在大學城念書的小魚並不希望父母能通過朋友圈監視著自己。“有些話對著半生不熟的人還好說,對著父母反而尷尬”,小魚直言。
  “其實已經比我們這代人跟父母的交流多了許多了”,陳女士有個26歲的兒子,兩人互為粉絲,雖然同在一個城市,但兒子在兩年前為了工作方便而搬出了家裡。即使每個周末都會見面,但陳女士還是忍不住經常關註兒子的朋友圈。“我們又不是沒做過仔女,當然理解有些東西不想讓父母知道。但畢竟是心頭肉,當然想隨時知道他的近況”,陳女士稱,其實看不見兒子狀況她反而還心安,看著他朋友圈更新說去喝酒才會想起要提醒他少喝點,“有時我也眼不見為凈,但知道了就免不了要啰嗦。不然怎麼算是當媽的。”
  如果擔心朋友圈被爸媽過多干預,那還不如主動出擊,多向爸媽彙報一下情況,畢竟,最關心你過得好不好的人,就是你的父母。南都記者 葉孜文
  圈頭人
  梁夏:最踩得的車店老闆
  扎著一條小馬尾,被稱為“最踩得的車店老闆”。曾經做過IT行業,最後因為對單車的熱愛而辭職開店。除了經營車店,他把更多的精力投註在劈山組上。目前車店名聲雖遠不如劈山組,但卻成為車友們熱愛的聚腳點。梁夏說,劈山組是一個由業餘愛好者組成的隊伍。組織是鬆散的,他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接納過多少隊員,也並非真的有自己的車隊,只是一群愛好者聚在一起,因此劈山組的隊服也是自願購買的。每個周末,梁夏都會帶著太太蜜蜂和一眾劈山組成員四處騎車游玩。
  蜜蜂:劈山組裡的女漢紙
  梁夏的太太,也是劈山組的領導。為了騎行方便,剪著一頭利索的短髮,最寶貝的單車是梁夏特意訂做送給她的粉紅蜜蜂皇后公路車。即使容易曬黑,容易受傷,但這些都無法阻擋蜜蜂對單車運動的熱愛。脫下長裙換上運動服,騎行在山林和公路之間,令她對女性騎行頗有心得,也因此結交了不少車友閨蜜,成為了劈山組眾多漢子眼中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  圈規矩
  如果想要加入劈山組,最重要的守則就是安全。頭盔、手套、眼鏡,梁夏會要求參與者把這些單車裝備都配套好。梁夏稱,隨隊出行,註意安全,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團隊負責。對於初來乍到的“菜鳥”,梁夏和老隊員們會帶他們先去琶洲等地近距離遛車,等熟悉了之後再一起去劈山。每周五晚上8點,劈山組成員會相約在大學城北亭廣場集合,騎行大學城外環路,有興趣的車友們可以去那裡會一會他們。
  圈成員
  小於:
  劈山組裡的山地車王
  身材高瘦,青靚白凈的小於被稱為劈山組中的小帥哥。大學畢業後在梁夏那裡裝配了自己的第一輛山地車,從此與劈山組結下不解之緣。高個子的他擁有著廣州地區第一輛29寸山地車。現在每天都是騎著單車從東山口到沙太南來回十幾公里去上班。除此之外,還酷愛“洗車”,一洗就是一個多小時,一粒沙子都沒有才滿意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葉孜文
  攝影:南都記者 馮宙鋒  (原標題:山嶺中 他們用單車劈開一條條路)
創作者介紹

馬達加斯加

bz09bzmdt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